下拉阅读上一章

第十六章 魂穿之走向灭亡

   “报!”一个原本一直静立在祥云凤凰宝座后侧模样娇小,生的可爱的女童突然闪了出来,半跪在云峥的脚下,

  “仙晓灵童,有何事?”云峥有些疑惑,

  “回禀王,圣太后有传信让臣带给您。”

  “什么!有什么不能来到大殿上说的!都什么时候了!非要传信!”云峥眼里懊恼,又不好发作。仙晓灵童依旧半跪在地上,没有言语。“上前来说罢!”宝座上的男人,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,“是!”仙晓灵童弓着身子跑上前,一双漆黑的眸子瞬间变成了深蓝色,木讷的在云峥耳边低语。

  “峥儿,是母亲对不起你,千华和神石有难,母亲需带他们离开云浮国,务必为我们拖延时间。”云峥听了后,脸上的表情一瞬间不知是喜是悲,喜的是,神石和最后唯一的女儿暂时不会有危险,悲的是这几经数百年风雨的云浮大国,恐怕挨不过今日了!罢了,一切自有命数,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拼命搏一把!云峥心中已有计较。

  “众将听命,随本王出战!就算今天是云浮国的忌日,也要让他们陪葬!”宝座上的男人,眸中一片炽热,底下的朝臣将领经过归灵丹的调息和均匀的吐纳,似乎已经恢复到饱满的状态,个个热血沸腾,等待着与死亡的迎战!云峥锦袖一挥,瞬间将大殿中央的穿光明镜缩小收入一个锦囊中。

  “仙晓灵童,将这锦囊务必送到圣太后手中,越快越好。”

  “是。”仙晓灵童应下,“咻”的一声原地消失了。

  一对镶着鎏金祥云的宫殿大门,终于缓缓的被打开,一群群身着银色铠甲的将领手持云流刀,浮云长枪,巨大的白色羽翼张弛有力从宫殿内不断涌出,齐刷刷的冲上了高空,乌压压的一片,形成一堵厚厚的肉墙,个个虎视眈眈的瞪向站在下面的金甲国军队,眼里没有丝毫的胆怯!

  “啪!啪!啪!”三声清脆的掌声从军队里响起,“真是不错,这云浮国的人,脾气就是硬,本宫真是佩服得很!就是等的我都有睡意了。”金绍荀怪声怪气,却瞧都不瞧一眼上空,侧躺在金鳞狮的背上眼睛只斜睨着宫殿大门正中央的男子。“可惜啊,可惜。云峥,你之前的懦弱可害死了你的后裔们呢,你可有愧疚,嗯?”云峥望着地上死了一堆的孩童尸骨,眼底一片寒凉,此仇不报活着他活着也是下贱!

  “金绍荀根本不配为金甲国的皇子!理应身负子民的期望,与诸国保护这五渊的安危,你今天却如此残忍暴虐,在这里大肆屠杀!”

  “呵!我不配?好一个不配,你私藏万罗诛,图谋不轨欲将我五渊陷入万劫不复!我倒是要看看是你不配当王,还是我不配当这金甲国的国主!”金绍荀玩味的盯着此时面色铁青的云峥,

  “血口喷人!金狗贼,就你这样的阴毒小人居妄想当王!你们金甲国与恒天派历年勾结,欺压众多门派氏族,如今恶胆心生抢夺万罗诛欲一手遮天,我呸!”云峥句句怒气爆满,誓死也要捍卫云浮国百年的声誉。

  金绍荀听罢眼里阴霾,却也没反驳,阴恻恻的笑望着眼前的云浮国,薄唇轻启,蝼蚁也配叫嚣,

  “杀!”。

  顿时,云浮国的宫殿外,嘶喊声四起,刀枪剑戟乒乓作响,血染宫墙云栏。

  就在两国厮杀正激烈时,骤然间,天象巨变!地面四周刮起了一阵奇怪的劲风,似推似拽,让撕扭在一起的兵将一瞬间都失去了力量,不受控制的扔掉了手中的刀枪。

  此时,原本白净的上空处,渐渐浮现出一层层灰暗的云,云层片片堆垒,愈来愈浓,笼罩着远处的楽浮宫。

  几阵劲儿风连同着云层在上空鼓弄,翻搅着,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,隐见丝丝红光穿梭其间。

 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撕裂感席卷向地面上、天上、宫墙上撕打在一起的兵将,云浮国和金甲国的一些低阶兵士因灵力过弱,纷纷刮倒在地,浑身的衣服连同皮肉撕扯开来,哀嚎剩肆起。而剩下的人都停下了扭打,自顾不暇的运息固灵抵抗着外界的强大力量。云峥眼见着云浮国不远处的囚禁岛上,一棵棵恶棘树被连根拔起消失在漩涡里,暗叫不好。

  虽说云层只笼罩在楽浮宫,却波及囚禁岛,那这边一定难免于幸,一旦被强大的漩涡吸进去就不知通往何,处极其危险!云峥连忙传音周边的几位大将布下结界。

  好在及时挽救,极力抵制住了诡异的风力,没有一个人被那巨大漩涡吸走。

  过了半晌,巨大漩涡渐渐消散开来,原本诡异灰暗的天空又瞬间恢复了寻常,似乎刚刚的一切只是幻觉。金绍荀伫立在12杖高的战车上,冷冷地着这段变故,面色愈加阴沉。

  “公子不好了,气息不见了,万罗诛已不在云浮国了,”络腮胡子大腿一拍满脸的懊恼,“他们是想拖延时间!”金绍荀听罢,摆手示意他勿再言语,络腮胡见自家的主子并无半点焦急,懊恼了会也就安静下来。

  “全部杀光,一个也不留。尸首都给我连这城一块烧了。”金绍荀半侧着身形,瘠瘦的脸颊晦暗诡异。“属下遵命。”络腮胡听到指令后一脸得意的应下了,只见自家的主子,一个飞身转眼不见了踪影。

  战场,永远都是一个争端的开始,也是结束争端的地方。就好比云浮国宫殿外污血肆淌,染红了刻着祥云鎏金的宫殿大门,也染红了五渊仅存的一片祥和。

  硝烟渐散,地上的刀枪倒戈,尸骸漫过脚踝,血肉半湿锦袍。断剑随意刺插在仍有余温的尸体上,血腥味弥漫着整个云浮国。朱红色的宫墙上挂满了云浮国诸多王侯将相的尸体,大火滋滋的燃烧着!云峥的头颅孤零零的系在云浮国的军旗上,双眼爆瞪,死不瞑目!

  风也潇潇

  云也条条

  佳人断腕一朝命兮

  壮士抛颅一朝令兮

  是非曲直一朝思兮

  难得悟性一朝悔兮

  终是坦然全权枉然

  朝做锦袍暮掩卷帘

  风尘宿归不问回期

  人终有一劫,这一劫是五渊的劫,也是云浮国的劫,却始终没渡成罢了。

  ……

  云浮国,灭。

第十六章 魂穿之走向灭亡

切换旧版 电脑版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-/-

返回
加入书架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返回首页